本能使然的游戏学习者

我小时候,想成为一个画家。即使那时候我妈对这件事尤其排斥,甚至拿自己对春晚小品的错误理解来讽刺我『学画画和扫大街都是一样一样的』,这个想法从未动摇过。毕竟我一直认为自己对『目标』或者说『梦想』是毫不动摇的,对于自己未来的计划、想法、打算也是心知肚明。
但奇怪的是,若是细究起来,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单纯的『画家』,初中时则是附加上了『想要写小说』,高中时具体到了『想要做动画』,然后大学进了动画学院的『游戏专业』,毕业后的现在自己跑到日本学起了『游戏策划』。
这难道不是一直在变吗?为什么自己感觉一直没有变呢?
之前自己以为『也许自己就是想讲故事吧』,『从文字到动画到游戏,只是讲故事的手法越来越「高级化」,这个目标是没有变的』。但最近发现也许自己只是一个本能使然的游戏学习者:
我只是不会结交朋友,没能在小时候体会到亲情,然后盲目地追求爱情却得到连续的失败。与此同时,自己想要画画,想要写小说,想要做动画,想要做游戏……
也许,我只是想要表达自我而已,想要在『文化作品』的世界里创作自己的容身之地罢了。

不过,有什么不好呢?

想明白这些,反倒没了那么多的包袱。自己并不是中二时期自我幻想出来的创作的天才,或是拥有必须创作个什么作品使命的人。自己只是追寻着『自我表达』这一人类本能前进至今的普通人之一。所以沿着自己走过来的路,把现在需要学的学罢、可以做的做好,应足矣。

来日本已2年,今天的自己不得不天天都面对『日语零基础到日本只学了一年日语就升学是不是当时脑子抽了』的问题以及当同学和我说话时因为性格问题我连微笑都很少能够回应的尴尬……但一年的游戏专业学习也让我这个完完全全的初学者稍微走上了正轨。
因为没有编程基础加上英语稀烂,至今为止也只掌握了些 C 到 C++的基础。因为专门学校的安排更倾向于实用主义,编程方面的方法论一概不知。但大体也在作业中做了些 dos 游戏和 DX9的2D 游戏。
我把其中几个游戏的 GitHub 地址放在这里,都只有几分钟的长度和简单的功能,若有愿意指导的朋友,欢迎分享阁下的见解。

《StRing》:
https://github.com/ficectian/StRing -Dos的Rogue-like
《DogShootQuin》:
https://github.com/ficectian/1st-Shoot-Game-with-DX9 -简单的2D 射击
《Canlya》:
https://github.com/ficectian/BadBooty-AnActionGameDemo -只做了基本功能的横版动作游戏模型

其实后两者也有基于 Wii 开发的版本(毕竟是作业),但2017年会接触 Wii 开发的人也没几个吧,就只发 DX 版本的地址了(在我的 GitHub 主页应该可以看到它们)。
这几个游戏的代码管理都比较乱七八糟,开发管理相关的问题之前还没机会注意,之后的实践中会慢慢调整。

提到之后的计划——可能有点绕远路,但会先啃一下苹果的 SpriteKit。
虽然现在用 Unity 开发更快更实用,但作为一个程序还半吊子的学生,因为这学期分专业转入了『游戏策划』方面,之后在学校也不太能接触程序开发。为了之后自己开发游戏,还是自己掌握些代码开发游戏的能力比较好。
一个初始的计划是农历年内弄一个简单的2D 游戏放进 App Store,之后再考虑是做一个2D 游戏以巩固自学的知识,还是转学 Unity 开发吧。毕竟 SpriteKit 虽然方便,只能 iOS 和 macOS 运行的话,在实际游戏开发中不够实用。
嗯,其实正直地说,会选择绕远路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的确很喜欢 swift,想要真正掌握并运用一下。

《刹那》的元地址为:
fice.pro

若阁下有希望与敝人详细交流的内容,推荐使用电子邮箱联络,地址为:
fice@fice.pro

发表评论